• <tr id='wAHIAw'><strong id='wAHIAw'></strong><small id='wAHIAw'></small><button id='wAHIAw'></button><li id='wAHIAw'><noscript id='wAHIAw'><big id='wAHIAw'></big><dt id='wAHIAw'></dt></noscript></li></tr><ol id='wAHIAw'><option id='wAHIAw'><table id='wAHIAw'><blockquote id='wAHIAw'><tbody id='wAHIAw'></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wAHIAw'></u><kbd id='wAHIAw'><kbd id='wAHIAw'></kbd></kbd>

    <code id='wAHIAw'><strong id='wAHIAw'></strong></code>

    <fieldset id='wAHIAw'></fieldset>
          <span id='wAHIAw'></span>

              <ins id='wAHIAw'></ins>
              <acronym id='wAHIAw'><em id='wAHIAw'></em><td id='wAHIAw'><div id='wAHIAw'></div></td></acronym><address id='wAHIAw'><big id='wAHIAw'><big id='wAHIAw'></big><legend id='wAHIAw'></legend></big></address>

              <i id='wAHIAw'><div id='wAHIAw'><ins id='wAHIAw'></ins></div></i>
              <i id='wAHIAw'></i>
            1. <dl id='wAHIAw'></dl>
              1. <blockquote id='wAHIAw'><q id='wAHIAw'><noscript id='wAHIAw'></noscript><dt id='wAHIAw'></dt></q></blockquote><noframes id='wAHIAw'><i id='wAHIAw'></i>
                新華網 正文
                《使徒行者2》拷貝了港片經典創新卻舉步維艱
                2019-08-09 08:36:47 來源: 新京報
                關註◥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使徒行者2》劇照,槍戰背後是異域風情。

                  【聚光燈】

                  上個月,第八屆香港主題電影展在北京舉行,以“師徒傳承·前輩後生”為主題,展映了《新獨臂刀》《義膽群英》《龍虎風雲》《淪落人》等多部佳作,也側面地展現出香港電影的承襲變化。事實上,以“走精面”為地域文化特色的香港電影人,會不斷最為恐怖地傳承,將類型片“去到盡”,也試圖努力轟融入新鮮元素。只是有時過於 怎麽拘泥傳統又會折射出局限性,正在上映中,票房即將突破2億的警】匪片《使徒行者2》便是這個問題的典型。

                  “使徒行者”這個IP是2014年TVB制作的時裝警匪劇,由林峯、苗僑偉、佘詩曼等主演,該劇聚焦於灰色地帶下掙紮求生的警隊Ψ 臥底生活。盡管臥底題材不是香港影視劇的獨創文化,但因為香港的獨特歷史文化背景,難免∩處於灰色地帶。於是七十年代末以來,隨著香港電影從片場式的邵氏電影逐漸過加上你如今重傷未愈渡到新浪潮時,《邊緣人》《龍虎風雲》《無間道》系列等,將港式臥底片推上一個重要的亞類型片。而TVB則通過《學警狙擊》系列、《使徒行者》系列、《潛行狙擊》等,不僅將臥底這個元素不斷發揚光大,更是結合時代、文化等挖掘其潛在的可能性,如苗僑偉、黃宗面無血色澤等主演的《飛虎之潛行極戰》,便將常見的他想幹什麽警匪題材拓展到諜戰、特工等亞類型上。

                  而電影版的《使徒行者2》,一方面傳承了港式臥底片的“誰是臥底”的類型敘事元素,另一方面,也即影片的後半部分,則更像是歐美《諜影重重》系列、《碟中諜》系列式的特工片,誰是臥底讓位於英雄人物如【何在世界各地義無反顧地解除恐怖襲擊危機。

                  影片一開始就設置了一個“黑警名單那我也正好可以讓你們這群所謂泄露”的麥格芬(表示某人或物並不存在,但它卻是故事發展的重要線索),資料顯示多年來易水寒一句話已經有多名從小被地下市場培養出來的精英人才潛入全球〒各地警方當黑警。而香港警方也救下了掌握部分名單的女記者,並說服她與警方合作,試圖將幕後黑手一網打盡,於是先後在緬甸、西班牙街頭展開了一場場你死我活的搶奪硬盤和女記者的戰鬥……

                  這個“黑警名單”與《碟中諜》中的CIA各地探員名單,或者《007之天幕危機》中大boss握有的名單,有著異曲同工之處,再加上影片後半部分的重頭戲是發生在西班牙的狂歡節街頭小巷,明顯可以看出主創借鑒《007之幽靈黨》的開場墨西恐懼哥狂歡節段落,並折射出主創試圖將“臥底”提升至“諜戰”(對應片名天神器還是拿出來吧的“諜影行動”)式動作片。應該說,影片的西班牙那段高潮戲,從廣場的狙擊、大街小巷的追車,再到廢墟的打鬥,在那些漫無目的狂奔的狂牛的襯托下,節奏明快而一氣呵成,十分精彩,與前不久的《掃毒2》的地鐵站追車戲一起,成為今年來港式動作片的高光時刻。

                  影片當中還穿插了不少傳承、致敬過往港式動作片的經典時刻。最為明顯的是張徹、吳宇森。發生在西班牙的故事段落中,神秘組織的人員清一色地穿著黑衣黑褲,而張家輝飾演的警察,還有成千上萬的Ψ街頭群眾,則是清一色的白衣白褲,致敬了當年張徹的那種美學;古天樂、張家輝在西班牙的廣場上會面時,白鴿從古天樂的身後飛起,並持續了幾秒,這點則是把吳宇森的特色發揚光大;而廢墟時,張家輝與古天樂近身訴說兄弟情(“做兄弟”)時,遭遇了附近殺手的冷槍,便是再現了《英雄本色》片尾的經典一幕……

                  可惜,影片的遺憾之處也就在於,劇情上停留於這種半世紀多來的港式兄弟情,使得前半部分設置的地下而後低聲一嘆組織、神秘恐怖分子等,雷聲大雨點小,暴露出局限性在他身後卻是只剩下了小唯。對比風靡全球的《碟中諜》系列、《速度與激情》系列來說,《碟中諜6》的高潮時也穿插了男主人公當年的婚姻、愛情,但這系列是將這種情感分散於數集之中,最後的重逢也很節制;《速度與激情》系列卐的母題之一便是回家,幾乎每一集都天使一族是將回家、家人作為推動劇情發展的主要元素之一,但也是作為推動力。而《使徒行者2》在一個半小時的有限時間裏,不斷刻畫、渲染兄弟↙情,無形中壓縮了影片的其他元素,也就使得原本是劇情重點之一的神秘組織、董先生等,都顯得虎頭蛇尾了。

                  當然,在香港電影早已風光不再的當下,還是能看出《使徒行者2》的創作野心,也即在傳統警匪臥底片的基礎上,盡可能地接軌於“007”、“碟中諜”式的特青衣工動作。不過,內地發展到今天,觀眾的視野和口味已然變化,這種換湯不換藥的嘗試也就橫掃千軍顯得羸弱。□阿木(影評人)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靜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古眼中充斥著驚懼堡前的愛丁堡國際軍樂節
                古堡前的愛丁堡國際軍樂節
                百年“老江橋”成哈爾濱旅遊“新名片”
                百年“老江橋”成哈爾濱旅遊“新名片”
                河北靈壽:暑期快樂學舞蹈
                河北靈壽:暑期快樂學舞蹈
                湖南炎陵:摘黃桃 促增收
                湖南炎陵:摘黃桃 促增收

                ?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6871124854810